亿客隆

138-2398-5956

亿客隆

 

熊熙:想离开一下,把更多心思放在学业上

发表时间:2021-01-31

“熊熙不想当球员熊熙了,想当一个普通女孩的熊熙。想当一个陪伴父母的好女儿熊熙,一个除了足球还有青春、浪漫、生活,可爱的熊熙。这么多年了该换换身份了,做一个女孩该做的人生经历。”前日深夜,上海申花女足球员熊熙的父亲熊伟新在朋友圈官宣女儿“退役”的消息。

18岁代表广东拿到天津全运会女足U-18组亚军,广州妹熊熙凭借不俗的球技及甜美的长相一夜走红,获得“最美女足球员”美誉。在最高光的时刻选择退役,成为上海体育学院的一名大学生。2019年上海申花俱乐部与上海体院共建女足,熊熙回到赛场和公众视线。这两年来,她不仅是申花的颜值担当,也一直践行着自己对足球的初心和热爱。

昨日,熊熙接受信息时报独家专访,对于被父亲“退役”,熊熙直言:“说退役有点重了。”她表示因为眼疾而选择离开一段时间,同时她表示在22岁的花样年华,足球让她的人生变得精彩,直言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”。

撰文/信息时报记者 邹甜

熊熙接受记者采访。信息时报记者 邹甜 摄

再次退役?

只是想“离开一下”

在熊伟新官宣女儿“退役”后的第二天,熊熙一睁眼打开手机便看到满屏的信息和留言,“一些朋友转发推文给我,问我怎么退役了?我说自己都不知道,看了看微博也是很多私信和评论。”这天,突然的“退役”让熊熙多少感到一些吃惊。

在外界看来,熊熙和熊伟新就是中国女足版本的《摔跤吧!爸爸》,熊伟新是熊熙的“虎爸”,女儿成为一名球员,便是实现了熊伟新年轻时的梦想。事实上,在熊伟新心里,却是十分心疼女儿,因此擅自为女儿做了退役的决定。

“这件事跟爸爸是有沟通过的,说退役有点严重了,主要是因为眼睛有点小问题,眼周附近有裂孔,医生说如果不重视可能会影响到视网膜脱落。所以近期在医院治疗康复,等眼睛恢复好了,再重新考虑要不要继续踢球这件事。接下来准备做激光不能剧烈运动,所以要重新考虑一下。”熊熙有500多度的深度近视,长期戴隐形眼镜运动对眼球造成一定影响,这成为了熊熙又一次“退役”的原因。

在熊熙看来,她并没有选择退役,她用“离开一下”来形容这次的“告别”,“2017年全运会之后离开一下,个人意愿是想读书为主,所以去了上海体院。机缘巧合下,上海体院跟申花共建女足,所以又重新回归赛场,成为职业球员。这一次除了眼疾之外,我现在大四,原本是面临毕业做选择的时候。今年保送了研究生,想把更多心思放在学业上,兼顾学习和踢球,我觉得本科的时候可以兼顾下,可能研究生的阶段会比较辛苦,我一直在衡量这个问题,重新考虑下要不要继续踢球。”

上海4年

外面的世界很精彩

2017年的9月,熊熙离开了广州,成为上海体育学院的一名大学生。一转眼4年即将过去,参加电视台的《中国梦想秀》综艺节目、赴意大利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、出席国际运动品牌的活动与惠若琪同台、成为上海申花女足球员冲甲成功……4年间,足球让熊熙体验了不一样的人生。

“大一大二的时候,在校队一年下来就打打大学生联赛,平时大部分时间都是读书、参加社团活动,就像普通大学生一样。”然而,让熊熙意料之外的是,在中国足协的主导下,中超俱乐部要配备女足球队,上海申花与上海体院共建女足,熊熙成为了上海申花女足的球员。

“跟申花共建之后,也是不一样的体验,申花是第一个跟大学校队女足共建的中超俱乐部,我们打了职业联赛。我以前没接触过职业联赛,后来跟球队去了康桥参观和打比赛,了解申花的历史,看到职业俱乐部的训练设施,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参观了力量房和康复的地方,所有的一切都很专业。”熊熙称,男足和女足,职业和职业的差别还是很大的,男足的职业球队会有很多后勤配备,女足相对少一些这些东西,“跟职业俱乐部合作,相信肯定对女足有推动,希望未来女足也有这样的条件。”

转眼大四,熊熙也站在一个新的人生岔口,年初她完成“保研”,仍然是运动训练专业,“身边不继续念书的同学基本上都找到高中、中小学开始实习了,顺利的话今年就已经是教师了,所以在考虑如何规划自己的未来。目前我准备努力念完3年研究生,然后再慢慢想,将来的规划。”

大学前两年,熊熙会兼职当青训教练,教小孩踢球,“当老师当教练还是蛮有趣的,上个月我也刚考完C级教练证,学到了许多新的知识,有机会也愿意尝试一下(当教练)的。我还有3年时间慢慢考虑,如果未来找到感兴趣的实习工作,也有可能留在上海。”

做回普通女孩

一切是最好的安排

在球员和学生的两个身份间两度转变,22岁的熊熙走过了与普通女孩不一样的路。她表示,足球让自己这22年的历程足够精彩,在她看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回顾这段被按下“暂停键”的球员生涯,熊熙表示最难忘的还是代表广东队参加全运会,“2017年那段时间备战是很辛苦的一段时间,后来成绩还不错,所以觉得这个体验,这个过程是比较开心比较难忘。”

足球给予她许多,同时也让她失去许多,“从广州市队到广东省队,再到上海体院、上海申花,经历了很多球队,跟大家相处得还是比较开心的,只是足球也让我失去了很多自己的时间,因为要训练和比赛。”熊伟新希望熊熙未来能回归“普通”,“爸爸可能觉得我这十几年来,一直都是围绕训练比赛,家人旅游都不能带上我,因为我要训练备战。对于大部分女孩子来讲,都希望有多点时间跟家人相处,有时间跟朋友出去,”熊熙说道。

从2017年至今,熊熙一直被认为是女足“网红”,但她并不介意这样的称呼,“我感觉从小踢球的时候,没太多人关注女足,所以我从小也是跟男足一起踢球的,长大之后才跟女足一起踢。大家觉得我形象还可以、颠覆传统女足形象而关注我、关注女足,这也是好事。当然过多关注还是会担心影响自己竞技水平,这是不好的地方。”

  球员身份的“暂停键”会否成为“终止键”,熊熙说,“当初去上海的时候,其实没想过会重回赛场,顺其自然吧,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上一篇
大咖加持!增城球友“尝鲜”321BALL篮球邀请赛
下一篇:
36岁詹皇鏖战46分钟 第二个加时连拿8分杀死比赛
服务热线 案例中心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